52攻略

首页 > 文化艺术 > 书法绘画 / 正文

苏东坡题跋

Weave 2020-07-18 书法绘画


苏东坡题跋


【题醉草】   吾醉后能作大草,醒后自以为不及。然醉中亦能作小楷,此乃为奇耳。

【书赠徐大正四则】  此蔡公家赐纸也。建安徐大正得之于公子穀。来求东坡居士草书,居士既醉,为作此数纸。得之,天下奇男子也。世未有用之者。然丈夫穷达固自有时耶?江湖间,有鸟鸣于四五月,其声若云麦熟即快活。今年二麦如云,此鸟不妄言也。

或问东坡草书。坡云:“不会。”进云:“学人不会?”坡云:“则我也不会。”

【题颜公书画赞】  颜鲁公平生写碑,惟东方朔画赞为清雄,字间栉比,而不失清远。其后见逸少本,乃知鲁公字字临此书,虽小大相悬,而气韵良是。非自得于书,未易为言此也。

【题鲁公帖】
观其书,有以得其为人,则君子小人必见于书。是殆不然。以貌取人,且犹不可,而况书乎?吾观颜公书,未尝

未尝不想见其风采,非徒得其为人而已,凛乎若见其诮卢杞而叱希烈,何也?其理与韩非窃斧之说无异。然人之字画工拙之外,盖皆有趣,亦有以见其为人邪正之粗云。

【题鲁公草书】   昨日长安安师文,出所藏颜鲁公与定襄郡王书草数纸,比公他书尤为奇特。信手自然,动有姿态,乃知瓦注贤于黄金,虽公犹未免也。

【跋文与可论草书后】
余学草书凡十年,终未得古人用笔相传之法。后因见道上斗蛇,遂得其妙,乃知颠、素之各有所悟,然后至于如此耳。
留意于物,往往成趣。昔人有好草书,夜梦则见蛟蛇纠结。数年,或昼日见之,草书则工矣,而所见亦可患。与可之所见,岂真蛇耶,抑草书之精也?予平生好与与可剧谈大噱,此语恨不令与可闻之,令其捧腹绝倒也。

【题颜长道书】
故人杨元素、颜长道、孙莘老,皆工文而拙书,或不可识,而孙莘老尤其。不论他人,莘老徐观之,亦自不识也。三人相见,辄以此为叹。今皆为陈迹,使人哽噎。

【跋陈莹中题朱表臣欧公帖】 敬其人,爱其字,文忠公之贤,天下皆知。使嘉以前见其书者,皆如今日,则朋党之论何自兴!元元年四月,延平陈瓘书。

美哉瑩中之言也。仲尼之存,或削其跡,夢奠之後,履藏千載。文忠公讀《石守道文集》,有云:「後世茍不公,至今無聖賢。」公歿之後二十余年,憎愛一衰,議論乃公,亦何待後世乎?紹聖元年五月書。

【跋欧阳文忠公书】

贺下不贺上,此天下通语。士人历官一任,得外无官谤,中无所愧于心,释肩而去,如大热远行,虽未到家,得清凉馆舍,一解衣漱濯,已足乐矣。况于致仕而归,脱冠佩,访林泉,顾平生一无可恨者,其乐岂可胜言哉!余出入文忠门最久,故见其欲释位归田,可谓切矣。他人或苟以藉口,公发于至情,如饥者之念食也,顾势有未可者耳。观与仲仪书,论退之节三,至欲以得罪、病而去。君子之欲退,其难如此,可以为进退之戒。

【题遗教经】  仆尝见欧阳文忠公。云:“《遗教经》非逸少笔。”以其言观之,信若不妄。然自逸少在时,小儿乱真,自不解辨,况数百年后传刻之余,而欲必其真伪,难矣。顾笔画精稳,自可为师法。

【题笔阵图】

笔墨之迹,托于有形,有形则有弊。苟不至于无,而自乐于一时,聊寓其心,忘忧晚岁,则犹贤于博弈也。虽然,不假外物而有守于内者,圣贤之高致也。惟颜子得之。

【书张长史草书】

张长史草书,必俟醉,或以为奇,醒即天真不全。此乃长史未妙,犹有醉醒之辨,若逸少何尝寄于酒乎?仆亦未免此事。

【论书】   书必有神、气、骨、肉、血,五者阙一,不为成书也。

【跋怀素帖】  怀素书极不佳,用笔意趣,乃似周越之险劣。此近世小人所作也,而尧夫不能辨,亦可怪矣。

【跋鲁直草书】 草书只要有笔,霍去病所谓不至学古兵法者为过之,鲁直书去病穿城蹋鞠,此正不学古兵法之过也。学即不是,不学亦不可,

【书张长史书法】   世人见古人德有见桃花悟者,便争颂桃花,便将桃花作饭吃,吃此饭五十年,转没交涉,正如张长史担夫与公主争路而得草书之法,欲学长史书,日就担夫求之,岂可得哉。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