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从日本兴衰看企业管理创新

Weave 2019-09-14 最新文章

「▲关注微信公众号:dzqy0115▲ 」

导言:“企业的创新有多个层面,从产品/服务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业务流程创新以及商业模式创新,而处于创新塔尖的是管理创新,我们从一个国家的兴衰来看看企业管理创新的威力!

我们谈起企业的创新,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产品/服务的创新,企业能够为客户提供满足及超出客户期望的产品或服务,比如第一代苹果手机就开创性提供可以通过手指触摸操作的智能型手机,颠覆整个手机行业。

其次,我们也会去讨论技术创新,现在很多手机厂商在新品发布会上都会强调自己的“黑科技”,大家最后拼的还是技术的投入与创新。

比技术创新更高层面,大家一定会提起商业模式创新,比如被小米引爆的互联网商业模式,让商业模式创新成为企业创新的新宠儿。

那有没有比商业模式创新更高的层面呢?

近代最具影响力的战略大师加里·哈默提出关于企业创新金字塔模型(见上图),其中管理创新处于创新金字塔的塔尖,今天我们从一个国家的兴衰历程来看企业管理创新的威力,这个国家就是日本。

01

日本的第一次崛起

1868年,日本开启了著名的明治维新,虽然说是一个政治改革,建立了“君主立宪政体“,却标志着日本“全面西化”的经济变革之路。

在变革中有一个很关键的力量,那就是名叫“涩泽荣一”的人,涩泽荣一赴欧美留学,学会了一种先进的企业制度。

当时美国和德国等都在实施这个管理制度,这个制度的核心是“经营权和所有权分离”,企业中出现了一个专业的经理阶层,我们现在称其为“职业经理人”。

涩泽荣一将其带回了日本,他创办了第一(国立)银行,将钱投资在企业家身上。这种新型的制度帮助涩泽荣一在明治维新期间创办了五百多家企业,而那时我们国家还在采用“官督商办”的制度。

1870年,中国也在进行“自强运动”,也学习西方,但我们的进步只停留在了引进技术的层面,像李鸿章的造船厂,左宗棠在福建的船政厂。。。。。但我们输在了哪里?输在了管理制度上。

中国其实自古就重技术而轻制度,日本却在一开始就和世界保持了某种同步。只要能将先进的技术和制度同时引入,中国也许会和日本一样早早崛起。但是,第一次制度创新的机会,就这样被我们错失了。

正是因为同时引进了先进的技术和制度,日本的企业才能从一开始就站在了一个非常高的起点之上。而正是企业的崛起,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兴起。

经济学家吴敬琏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制度高于技术》,文章就提出:比技术更重要的,是先进的管理制度,没有制度做基础,任何技术都无能为力!技术好学、而制度难以建立和被真正引进——这一观点在一百多年的历史中被反复证明。

02

日本的第二次腾飞

二战后,到1950年,日本的经济迎来了又一次起飞。日本又和当时“明治维新”一样,引进了三种成功的企业管理模式。

一、“泰勒”的科学管理与“戴明”的全面质量管理

科学管理是由戴明带过来的,同时也带来质量管理体系,戴明是TQM(全面质量管理)的奠基人,现在质量上最高的荣誉是“戴明奖”

“泰勒的科学管理”可以说是管理学上最伟大的一次创新,第一次出现管理者这个概念,至今还在影响着全世界。毫不夸张的说,美国打赢二战很大的功劳要归功于科学管理,因为科学管理让生产效率得到极大提升,给战场高效提供飞机、坦克、大炮、军舰等。

1980年,电视制作人梅森女士制作了电视记录片《日本行,为什么我们不行?》,并由美国广播公司(NBC)在全美播出,引起轰动。这部电视片赞扬了日本的制造业,而采访主角却是美国统计学者、质量管理学家威廉·爱德华兹·戴明。

一个美国的质量管理学家,其理论在美国长期无人问津,而受到了日本人的热烈追捧,并一贯奉行三十年,墙内开花墙外香。连日本人自己都承认,是戴明的质量理论推动了日本的崛起,日本的企业界对戴明感恩戴德。

美国人这个时候才如梦初醒,比日本晚了三十年才将戴明质量理论引进美国,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出六西格玛管理理论,也成就杰克·韦尔奇及他领导下的通用电气公司。

二、“德鲁克”的组织管理

彼得·德鲁克在1946年出版一本书《公司概念》,第一次提出“组织”概念,奠定组织学的基础,后面提出的目标管理,其出版的《管理的实践》可以说是现代管理学的“圣经”。

德鲁克本人在日本待过25年,辅导过大量的日本企业,其组织管理及目标管理理论深深嵌入日本企业的经营理念中,成为日本企业崛起的又一推动力。

03

日本的衰退

从1990年开始,称为“失落的二十年”,其实到今天为止,已经有三十年了。在80年代年,日本经济达到顶峰,号称可以买下整个美国。当时美国总统里根推出一个国家课题,研究“日本为什么这么有竞争力?”,当时由战略大师-迈克尔波特主导,1983年最终得出结论是:“日本还有竞争力吗?”

80年代开始,美国掀起一股管理的变革,最具代表性是迈克尔哈默的“企业再造”,迈克尔波特, 明茨伯格等“战略管理”等管理创新。

而日本还停留在工业时代的管理方式,比如就“流程再造、战略管理”的角度而言,日本在这一方面甚至还没有起步。答案很明确——就是在接下来的二、三十年间,日本经济一定会出现问题。

04

从日本的兴衰看企业管理创新

一个国家的兴衰可能由很多因素共同影响的结果,我们只是从经济层面这一个纬度进行分析,而影响国家经济水平,企业因素又占主导地位。

如果我们将日本的兴衰过程与当时企业管理模式创新做关联分析(如下图),就会发现真正推动经济发展的不是技术的革命,而是管理模式的创新。

我们回到企业的创新中来,产品/服务的创新很容易被模仿,很难取得持续的竞争优势;技术创新时机选择很关键,不然容易脱离客户需求而成为“先烈”;

不管是产品创新还是技术创新,都必须导向商业价值,导向客户显性或隐性的需求,所以商业模式创新是至关重要。

但这一切都建立在管理的基础上,建立在如何管理客户需求与客户关系,建立在如何管理产品开发流程及技术创新路径规划,建立在如何激发员工的创新动力等等方面。所以说,管理创新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没有之一。


那些不懂得使用指南针和航海图的人,

注定迷失在茫茫大海中;

那些懂得借助工具的人,

才有机会找到新大陆。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